馬偕腸胃科 – 腸胃炎初體驗

Introduction

自從搬到竹圍家庭式套房之後,煮飯終於不是件太難的事了,因為除了有完整的瓦斯爐、抽油煙機、流理台等,家裡還有兩位大廚(雖然不是我)。就算兩位大廚工作到很晚,就算懶得去菜市場買菜,只要簡單煮個水,丟一把麵下去,撈起來拌個沙茶醬或維力炸醬,一道簡單美味的晚餐就完成了……然後我好像就腸胃炎了QQQQQ

是的,標題寫說是初體驗,我從來都是便秘那一邊的,一路走來始終如一,吃東西從來不怕過期,因為要讓我拉肚子真的太難了。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腸胃炎,人生第一次拉肚子拉到懷疑人生,甚至開始出現「把電腦搬來廁所用好像也不錯」的消極想法。

誤判症狀

最一開始覺得怪怪的,是上次騎車載女朋友從三峽跑到鶯歌,中間經過一座風超大的橋,回來之後就覺得整個人昏昏沉沉、四肢無力,腦袋還有點痛,當下想說應該是因為最近睡不好,再加上騎車吹到風,體溫還有點高,所以當天就趕快回竹圍休息,隔天還要上班。

結果隔天起來感覺依舊,只是沒有惡化而已,我想說好吧,還是去看個醫生,但實在不想為了看醫生一兩個小時而請假,於是還是背著電腦往公司出發,想說午休時間去看一下差不多。結果搭捷運南下到士林的時候,我整個人超暈超無力超想吐,推測可能是因為捷運很擠又沒什麼新鮮空氣,女朋友才趕快帶我下車坐著休息,為此他也錯過他的晨會QQ

在捷運站休息了十分鐘之後,我直接放棄上班這個愚蠢的想法,連捷運都搭不了全程還上什麼鬼班?甚至還有點懷疑是不是類流感?趕快就地到士林的鴻林診所掛號。因為還可以自己來,所以就先讓女朋友趕快回去上班了,我自己一個人用著平常一半不到的速度,慢慢地晃過去診所,剛好早上9點開門掛到第一號。

鴻林診所的醫生很專業,問診很詳細之外,也會用手指敲、用聽診器聽。但說也奇怪,原本在車上一副死人樣的慘白臉,到了診所之後就什麼都好轉了,體溫也很正常,所以醫生也束手無策,只能先當感冒開藥,觀察變化。

我整個人有點矇逼,這感覺很恐怖,就像是在房間看到一隻蟑螂,趕快去外面拿了掃把回來之後,蟑螂不見了一樣,房間好像恢復了正常,但心裡超級不踏實,因為我知道,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!

由於整個人幾乎恢復正常,於是我還是不怕死地回去民權西路上班了,雖然我還是撐過了這天,但回到家,因為兩位大廚都還沒回家,我就自己煮了個泡麵當晚餐,晚上9點後,一切都開始了……

我的肚子不是我的肚子

當天晚上我開始瘋狂肚子痛、瘋狂跑廁所,尤其我入睡了之後,依然每隔約1個小時就會被痛醒,然後跑一趟廁所,再渾渾噩噩地回來繼續睡,不斷輪迴,就像標題寫的,我一個夜晚醒了起碼七次。大概到4點半的時候,我放棄入睡了,看著女朋友在夢鄉的笑容,我知道床是不屬於我的,我只有在馬桶的煎熬,只有馬桶屬於我。

我索性到電腦桌前坐下,開始到淡水馬偕的網頁掛號,因為隔天是百分之兩千要請假的,再不去看醫生我怕連靈魂都會拉出來。隔天有開診的醫生有三位,不知道怎麼選的我,最後乾脆選了一位交大畢業的(?),掛完號後,凌晨5點,丟個請假的訊息給PM,讓他知道我這個時間請假,有多麼需要這個假。

淡水馬偕走一遭

住在竹圍最大的好處就是,馬偕醫院用走路就可以到了,真是方便呢(?),但一個5分鐘的路程,我依然走了10分鐘,因為熬到9點才出門的我,又拉了幾次真的不想數了。

馬偕的醫生感覺很有經驗,彷彿都知道我要講什麼一樣,我講完一句,他可以立刻接下一個問題,一來一往大概2分鐘就看完了,醫生甚至不需要聽診器也不需要碰到我。但取而代之的是,醫生無法確定我是什麼病,只說沒有高燒應該就不是急性腸胃炎,所以需要做糞便檢查。

因為本貼文沒有限制要空腹期間閱讀,所以糞便取得的細節就不多描述了,總之糞便需要在一個小時內送回馬偕的檢驗科,這裡我又要慶幸一下,住竹圍最大的好處就是馬偕在旁邊,所以回家蒐集一趟之後(?),再送回馬偕。

而最煎熬的就是,我必須等下周才能夠知道結果,醫生這周只能開止瀉藥給我而已。不得不說這個止瀉藥方,護士拿批價單給我的時候,還特別跟我說:「喔!醫生開這個藥齁!效果很強齁!我有吃過,哩欸乾嘎歸欸鎖ki來!」(衷於原話),然後連我去領藥的時候,藥劑師也跟我說:「你這個藥很強效,如果你覺得需要再吃。」

我本來想說到底是有多強效,還是先不要吃好了,無奈到了當天晚上,腹瀉的狀況幾乎還是沒有好轉,怕當晚睡覺又要起來七次,我還是睡前吃了一顆,結果真的整晚都沒有再痛醒,覺得開心之餘,早上一起來,肚子裡面就各種開趴,有很多類似肚子餓的咕嚕聲,還有很多氣體流動的感覺,當然我會特別寫出來,就是因為這不是單純肚子餓或脹氣,我怕的是這個所謂超強效止瀉藥,該不會只是讓直腸關起來,讓原本該跑出來的東西,在腸胃裡無限循環吧?

飲食的考驗

之後的那幾天,雖然腸胃的確有明顯好了不少,只剩下經常性的肚子悶,一天一兩次肚子痛之外,其實是可以正常上班的。但我為了保險起見,飲食幾乎就是當作腸胃炎在管控,早上起來到全家買一袋7片裝的鮮乳吐司,以及一罐 fin 運動飲料,而這就是我一整天能吃的東西了,我總共買了5天。

那幾天幾乎跟拉肚子一樣煎熬,從早到晚看到的所有食物都不能吃,只能吃吐司,而且因為超容易餓,所以每隔兩個小時就要吃一次,同事每次看到我9點、11點、13點、15點、17點都在吃,全都流露出關愛病人的眼神,但又禁止餵食QQ

最後,一個禮拜終於過去,我請了上半天的假跑去馬偕,醫生簡單地跟我說明,感染到什麼桿狀細菌之類的,所以判斷是細菌性腸胃炎,不斷問我說有沒有接觸動物、吃生食、家庭成員有沒有類似病況之類的,我自己心裡暗忖,八成,不,十成是因為自己下廚沒煮熟QQ,醫生說雖然放著應該就會慢慢好起來,不過還是開了抗生素給我,但也有交代,如果有吃就一定要吃完,以免產生抗藥性。

心得

經過這次教訓,也學到一些腸胃方面的常識,最重要的一個就是不要吃到十分飽,因為這會加重腸胃的負擔,最好是可以少量多餐,不過對於我們這種坐辦公室的人來說有點困難,除非繼續買吐司Orz

奉勸讀者們也善待自己的腸胃,我每次都會忍不住把腸胃擬人化,一想到他要在生病的情況下,還要處理我們吃進去那些炸的、辣的、烤的,又一次塞進來的大量食物,我就替他感到不捨QWQ

留個言吧!